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恨心]蒹葭(11)

蒹葭(11)

忆无心闭着眼,无声地呢喃着四个字,而床边的黑白郎君仍是只有沉默。

于是她想,在这一眼就看出的拙劣演技下,她还是得到了她要的证实。

忆无心后来“如愿以偿”地尝到了老王家的婆婆饼,嗯,毕竟做戏要做全套嘛,她还是很努力地吃了一个,至于剩下的几个婆婆饼都分给了亲人。黑白郎君自己是一个也没吃,只是在她说了“你怎么不吃”后,他看了她一阵子,在人要开口询问时,将脑袋凑了过去——他就在她的婆婆饼上咬了一口。忆无心:……

夜晚,屋内烛火微光。

忆无心看着在不远处的罗汉床上铺被子的男人。这些日常琐事本该是交由“自己”来打点的吧?原本为了能够在夜晚就近照顾怀孕的外甥女,所以姚金池就在她的房间中住了下来,可是……

当忆无心想明白“自己”是很爱、非常爱这个男人的时候,就主动向亲人提出可不可以让黑白郎君来就近照顾她。她当时想得很简单,以为自己一直想不起他,大概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怎么相处吧,除了他每日惯例的问候(也就来她房间坐一会儿就走了)外,光靠亲友们的故事,她对黑白郎君简直没有一丝实感。

亲人听了后,第一个反应是问她:无心,你可是想起黑白郎君了?她歪头看着他们,说,没有呢,我对黑白郎君呢,还是毫无印象的。

众人先是一阵沉默,然后又各自轮流安慰了她一番。忆无心觉得奇怪,他们总是安慰自己,可她却没见谁去安慰一下黑白郎君。她非常严肃地认为,比起她,黑白郎君才是那个需要众人关怀安慰的重点对象。

然后大伯去找了黑白郎君相谈这件事,她的爹亲就在一边。原本她也想跟过去的,只是无奈那个时候只要她动作大一点,肚子依旧是会传来一点点的疼,疼痛虽小,但谁会喜欢痛呢?当史艳文说完,黑白郎君和藏镜人都沉默着,一言不发。无奈下,史艳文只得说,虽然无心现在记不得你,但总归你是她肚中胎儿的父亲,有些……责任,总得承担。

藏镜人听到史艳文这么说时,嗤笑了一声,这声笑着实让自己的胞兄感到了几分难堪。

就在以为黑白郎君会拒绝的时候,他们听到他说,你们早该找吾了。当大伯转告她这句话的时候,忆无心无意识地把这句话喃喃了几遍。她问姚金池,金池阿姨你说,这算不算是黑白郎君的体贴了?

他知晓她不想见到他,所以在她开口留下他前的日子里,除却每日的固定时辰的问候探望,其余时刻皆是默默两不闻。忆无心从姚金池那里听说了的故事中,“自己”真的是只要有机会,就去黏在黑白郎君身边。而现在,黑白郎君不止给了她那么多的机会,甚至连带着送了她许许多多他的时间。

时间就是生命啊,难得黑白郎君会这么慷慨,还不收她代价的。

可是。

现在的忆无心完全不想要他给的机会、他送的时间。准确而言,现在这个失去了关于他记忆的忆无心,压根就不稀罕他的、一切。

都说白要白不要,她却直截了当地表明完全不想要。

即使——他是她肚中胎儿的亲生父亲。在他们共同的努力下才有了这个小生命,而此时,他们是最应该陪伴在彼此的身边,好来共同见证这个小生命的出世。

黑白郎君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除了在她最初醒来之际说出了那句“你是谁”之后,他曾有过那么一瞬的……意外之情。忆无心觉得“自己”之于他,好像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存在啊。今天她从小玉口中得知了,这份感情的告白者,是“自己”。

其实也不用他人来告知。看着黑白郎君那样,用膝盖想想都该明白肯定是“自己”先坦白心意的。唔,忆无心记得自己以前貌似在一本书中看见过,说什么,感情中先说喜欢的一方都是处于弱势的、是非常被动的,“她”对他是喜形于色和情不自禁,而他对“她”则是不动声色到了无动于衷。

想想都有点可怜“自己”了呢。

唉,太傻了。喜欢谁不好呢,怎么偏偏就会喜欢上黑白郎君呢?以前的自己实在是……让现在的忆无心都不敢恭维。

——是这样吗?

忆无心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黑白郎君,在肚子越来越隆起的现在,她都要在对方的帮助下才能躺好。黑白郎君的原话是:小丫头做事笨手笨脚的,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痛死。

……

她想到之前的确转个身都能阵痛个半天,觉得他说得也不是没道理。

就像神蛊温皇先前所说,这个孩子本来是保不住的,只是被灵能强制护住脉络,才得了一丝生机,才得以……成为了她和黑白郎君的孩子。

不知道是这个孩子的生命顽强,还是……“忆无心”无意识下驱动灵能的行为感动了什么,反正不可能是打动老天爷就是了。

黑白郎君在听到温皇的诊断后开口,说, “忆无心”在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之前就遇袭了,理应没有什么原因促使“她”做出保护行为。

但事实是“忆无心”即使不知道孩子的存在,也舍命护住了孩子。温皇解释,大概是母亲的天性使然。

闻此,藏镜人突然离开了大厅,在场的几个男人都懂藏镜人的举动意味如何,反正之后关于女儿的情况,史艳文自然会一五一十地转告,提前离开也好早点平息起伏的心情。

天性吗?忆无心摸摸自己的肚子,越是临近生产,她越是会和黑白郎君在睡前一起说说话——他落座在她的身侧,然后掌心覆上她贴着肚子的手。姚金池和恋红梅说,现在他们说话其实胎儿早已能够听得到了。

但其实他们之间……并无什么话,可以说的。

忆无心也是想了好久,对着某次刚从书房到她房间来的黑白郎君说,要不……你,来念书给孩子听听?

黑白郎君仍旧沉默地看着他,半晌,应了声可以。

烛光下,从她这个角度望着这个男人的侧脸,少了三分冷然,倒似乎多出了几点温度,大概是被光照的缘故。忆无心微微转动身体去拿枕边的书册,“黑白郎君,你昨天念到哪里了?我好像忘记夹书签了诶……”

“嗯。”

他不会说“没事”这类谦词,给你平平静静应个声就是他大爷给的特殊待遇——忆无心记得大伯说过,早些年的事情不提也罢,现今,放眼整个武林,能得黑白郎君如此对待的……当真只有无心你了。

她好奇地问,有这么夸张吗?

史艳文笑笑,说,是的,如果无心你没有忘记黑白郎君的话就会明白了。她的爹亲说,黑白郎君对人的态度,不是全凭当时心情,就是欣赏对方能为,除去这两种的,黑白郎君连余光都懒得给。

黑白郎君他……有这么差哦?

也不算是差,史艳文补充说明藏镜人的意思,只是对黑白郎君而言,比起听那些大道理,不如直接用战斗分晓结果来得干净利落又能让人心服口服,当然更重要一部分原因,是黑白郎君本身就是欣赏强者高手的性格。

……性格?这应该是看法或者是……呃,或者可以算作是兴趣爱好之类的吗?忆无心疑惑地想。

无心你要记住,如果真有一个人能够撇除这些理由让黑白郎君回头的话。

史艳文的话,藏镜人也无声默认了。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那这个人一定是被他经历许多矛盾思绪的挣扎后,才放在心中的人。黑白郎君不是不会思考,只是一旦他思考了,那定是常人都无法想象的,深刻。

——尤其思考的中心是人的时候,他的矛盾,即使打交道之早如我和你的父亲,我们也无法明白。

大伯说的那个让黑白郎君又是矛盾思考又是挣扎一番才放在心中的人,应该就是“忆无心”没错了。

想不到啊,原来“忆无心”居然这么厉害啊——忆无心如斯感慨。

“蒹葭苍苍……”

“这首《蒹葭》,对你来说有什么不一样的意义吗?”虽然打断人是不好的,但她真的很好奇。黑白郎君每天晚上开口念的,就是这首《蒹葭》,然后才会接着前一天的进度往下给孩子念下去。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忆无心没有得到回答。

这很正常。

直到被黑白郎君扶着侧躺好之后,她见到他没有立即回去罗汉床睡下,而是……半跪在她的床边,看着她,“黑白郎君,还有什么事情吗?”

“忆无心。”

“嗯,我听着,你说吧。”

忆无心听到的,是黑白郎君对着她重复了一遍《蒹葭》。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她永远都不会知道,那张罗汉床的被褥从来都不曾沾染过温度。

——从黑白郎君入住她房间后的第二夜开始。

 

评论(7)
热度(28)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