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恨心]蒹葭(08)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国风·秦风·蒹葭》

 

 

蒹葭(08)

有的人对你付出的感情是非常沉默的,沉默到你根本感受不到,那么安静,那么寂寞。

可那份感情确实存在。

所以,你变得愈发迷茫起来。你不懂到底是替自己委屈的,还是为了对方……而更委屈。

看不出来。

那日黑白郎君知道她肚中的孩子已经有胎动之后,虽然脸上还是一副面无表情,但忆无心还是能够察觉出他的一点点……嗯,激动。说出来可能没人会信,可黑白郎君的确是在激动,激动到手都巴拉巴拉地抖啊抖——好吧,她承认这么说是有点夸张了。

被褥中,她将自己的掌心覆在他的手背上,可这并没有缓解他的微颤,直到小家伙又调皮地闹了她一下,黑白郎君立即将手抽回、放在自己腿上握紧了拳。

像是受到惊吓了似的。

见状,忆无心噗嗤地笑出了声,果不然换来了黑白郎君的一瞪。可她非但没有停止,反而笑得更加开怀了。像是感知了母亲的情绪般,小家伙居然又折腾了几次。她重新将他的手拉到被褥中来,这一次,忆无心没有与黑白郎君的手相叠,而是带着那只大掌顺着自己隆起的肚子一点点缓慢地移动着,带领他感受着这个孩子的气息,感受着……

——他们共同创造出来的生命。

她很害羞,因为在印象中,她并没有跟异性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忆无心想起了亲朋好友对她说起的关于黑白郎君和自己之间的点滴,即使毫无印象的脑子根本无法随着讲述浮现出画面,但是她知道,她的情绪先理智一步有了回应。

朝夕相处,如胶似漆,耳鬓厮磨。

他们是彼此在世上最为亲密的存在。

那种令人泫然欲泣的,甜。

以前在话本子上瞧见过,说主人公意外失忆了的话,即使大脑一片空白,那颗“心”也不会忘记这份对对方的爱意。于是。

忆无心想,“自己”是真的很爱这个男人的啊,之前的猜想已经可以得到印证了吧。可到底是有多爱呢,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哪怕对现在的自己而言,黑白郎君不过是个不存在于记忆中的陌生人,她仍旧愿意为他承受和忍耐身孕带来的辛苦和沉重,仍旧愿意为他去迎接不久之后生产时的煎熬和苦痛。她愿意为他承担身为人母的责任,她愿意为他迎接之后可能会有的风险。

金池阿姨对她说过,她和黑白郎君是两情相悦的。忆无心想,他们是两情相悦,而“自己”给黑白郎君的爱,大概是很一厢情愿的。

一厢情愿?阿姨不懂了,为何无心你会有这样的感觉?姚金池不解地问她,阿姨是感觉你们彼此之间的感情不对等,但既然两人已经心意相通,那之后所有的付出都不可能是一厢情愿。

忆无心就笑笑,没有给她的阿姨一个回答。她不想让他们再担心自己了。

可是这段话却被黑白郎君听见了,而忆无心却不知道他听见了——听见了她所说的……对他的一厢情愿。

……

大概世上就是存在那么多恰好的命中注定。在之后的日子中,黑白郎君还是像之前说的那样,每日雷打不动地出现、陪在她身边,可总归有些不一样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好像更加冷了。

即使忆无心明白“自己”是爱着黑白郎君的,但是她还是对黑白郎君……抵触着。原以为在想明了这件事后,就可以缓和一点跟黑白郎君之间的沉默。

现实恰恰相反。

有那么一点可怜起“自己”了呢。

“……忆无心。”

“怎么了?”

她听到黑白郎君叫了她的名字,只是不再有下文。

忆无心发现黑白郎君对自己说的话是真不多,自她醒来后,把话全部加起来也是屈指可数的,而且大都是在问她哪里不舒服,很少有正儿八经——指能够让他们用来聊天——的话题出现。

看着那张脸,忆无心觉得他还是长得蛮顺她的眼的。虽然黑白郎君老是冷着一张脸,不过奇异的是,她发现自己能够透过这份“冷漠”感受到他真正的情绪。好多时候忆无心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她作出的判断到底是基于什么的呢?为什么她就是敢这么笃定呢?

就像她觉得黑白郎君放在她肚上的手微微发颤是因为激动一样。

……该不会他就是个闷骚吧?忆无心狐疑地偷偷瞅着这人。呸呸,黑白郎君是“自己”的男人,瞧他那叫正大光明!偷什么偷……小心翼翼抬眼,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对上了黑白郎君的眼神。忆无心一愣,紧接着就感觉有热度从脖子冒上覆盖了整张面孔。她拍拍自己的脸,将那些谜样的少女情怀赶走。

是了,他是“自己”的男人,可不是自己的啊。

是了,她能明白“自己”是爱黑白郎君的,可又不是自己爱的!因为对于现在的她而言,黑白郎君之于她真的是连朋友都算不上的,甚至还给她带来了负累。

所以当忆无心能够感受到黑白郎君不流露外的情绪时,她没有一丝庆幸,倒是稍稍感到了困扰。不过,就算她能懂他的情绪,她也无法从他身上看出一件事情来。

黑白郎君仍旧像之前每一日坐在她的身旁就近照顾,不发一言沉默地坐在她的躺椅边上,陪着她一起安静地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盯着她进补、为她递茶。

她的父亲和大伯都意外地说,想不到他黑白郎君也会照顾人、也有照顾人的一天。

他照顾她已经是不是一天了,是整整几个月了。

金池阿姨也私底下与她说了几句悄悄话,风水轮流转,现在是他来照顾她了。于是忆无心好奇地问姚金池,金池阿姨,我以前照顾过黑白郎君吗?姚金池回答,是的,那个时候你整日整夜守候在黑白郎君的床边,阿姨怎么劝你,你都不肯离开……

即使这样。

——还是看不出来。

忆无心盯着他瞧啊,突然,她对他说:“黑白郎君,你觉得……这个孩子会是男孩还是女孩?”

“……哼,都可以。”

“哦,是吗?”

黑白郎君摇动阴阳扇的手在她说完后一顿,之后又恢复到了泰然自若的速度。

“那……你有给这个孩子想过取什么名字吗?”

忆无心没有等到回答。

是了,她是真的看不出来。

直到黑白郎君抱起她,将她重新安顿到屋内的时候,忆无心依旧没有再听到这个男人有开口的意向。

他啊……

不知为什么,在黑白郎君起身离开自己房间的时候,忆无心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直到视线再未有那黑白两色时,她发觉自己的这颗心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揪了揪。

很难受,难受得她想哭。

于是,忆无心扬起脑袋,眼巴巴地望着房顶。

——是了,她看不出来的,是黑白郎君要为人父了的喜悦。

 

 

 

评论(5)
热度(25)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