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恨心]蒹葭05

阅读前提示:一切涉及现实理论的都是瞎扯! 人物剧情大概都崩了,慎入!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国风·秦风·蒹葭》

蒹葭(05)

她只感到痛,很痛。肚子很痛,脑袋也很痛。相较于都是痛到晕厥过去,可是那种痛,又跟他第一次进入自己身体时的痛不一样。

她,好像即将要失去什么了吧。

肚子……

自主运起一股灵能拥住肚中的存在,大脑似乎并未向疼痛逐渐麻木的身体发出指令。

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他唤着自己的名字。

意味不明的,停顿啊。

“——忆、无心。”

忆无心醒过来的时候,眼皮才刚刚抖了俩下,耳边就收到了亲人争先恐后的问候。在看到熟悉的面孔前,她的脑中曾短暂地出现了一大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才慢慢地有画面浮现出来。

撑起身体的时候,忆无心发现自己的身体沉重得不像样,吃力又难受。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金池阿姨?我是,怎么了?”嗓子好干。

“无心!无心你醒来了!你这孩子……真是要把阿姨的心都给吓出来了……”忆无心听得出自己的阿姨声中带着颤抖和哽咽,那双眼睛带着些许通红和血丝,是哭过了吗?“无心你躺好,不要动。史君子和姐夫都不在,你银燕大哥亲自在给你煎药马上就送来……啊对了,阿姨去叫黑白郎君过来,见到你醒了,他……唉。”

“哦。”对于姚金池一连串的话,她还在慢慢消化。可能是自己这次做了什么……唔,头疼,做什么让他们担心了吧,看样子自己也吃了不少苦头呢。

脑后还有一顿一顿的疼,估计是摔了?

肚子也是。

……肚子为什么会疼?难道被人揍了?

隔着被褥摸着自己的肚子,不知为何,忆无心有种想哭的感觉。

大伯和爹亲不在,银燕大哥在煎药,金池阿姨从黑水城回来了,要去叫……黑白郎君。黑白郎君?“……”

这个人……

雪山银燕进门后,姚金池就离开了。

于是,忆无心乖乖地接过堂兄亲自煎的药,先是默默地听着堂兄的一番关心,终于,“银燕大哥,我听金池阿姨刚刚说要去叫……黑白郎君……” 

——是谁?

“是啊,金池阿姨替你通知了,免得你又不顾自己的身体直接跑去找黑白郎君。”

忆无心觉得奇怪,自家堂兄的这话说得她似乎有好多前例似的。把空了的碗递给雪山银燕后,她问:“可是,黑白郎君……是谁呀?”

咣啷铛——

正气山庄,忆无心的屋内。雪山银燕听完这句话后就直接懵在原地,不知所措。“无心你说,什么……?”他不敢置信地颤巍巍地摸上堂妹的后脑,在听到忆无心喊疼的时候犹如触火般“唰——”地伸回来。另一只手上拿着收回来的碗被他后知后觉地摔在地上已经稀巴烂了都浑然不知,后退了一步直接踩上了碎片。

这下可好了……他心惊胆战地等着某个人的来到,要知道史艳文藏镜人不在,这里有谁能挡得住黑白郎君?

不过该来的人还是来了,毕竟是姚金池亲自去通知的。

先一步回到忆无心房间的姚金池见她坐起身了,重新坐到外甥女的床头连忙给她披上大衣。不久,黑白郎君来了。忆无心看着走进来的陌生男人,又看到自家阿姨离开床头,将位置给对方,“无心,黑白郎君来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那是以前无心受伤的时候,他们自然而然让出的位置、水到渠成说出的话。

——却不该是在这种时候。

雪山银燕仍旧呆着。

姚金池奇怪地看着他。雪山银燕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告诉他们无心发生了什么呢?

“啊?”为什么这个叫做黑白郎君的男人来了,金池阿姨就要让开?忆无心疑惑地看着自家阿姨的行为,分外不解。

“这一次还好黑白郎君及时将你送到医馆,不然别说你肚中的孩儿保不住了,就连你自己都有性命之忧。”起身后还不忘又替她拢一拢衣襟的姚金池皱眉念叨自家侄女都怀有身孕了怎么还这么粗心大意。黑白郎君是何人,对她作出承诺能够应付,怎么她还贸然下了幽灵马车,唉,都要做母亲的了,这孩子……叫自己怎么放心呢?

姚金池还在思索着这段时间的饭食该怎么安排,忆无心已经彻底懵了。虽然和她堂兄懵了的原因完全不一样。

等等,刚刚金池阿姨说了什么?后一句,是在说她的命是这个男人救的,这个她懂;那前一句呢?肚中的……孩儿?

什么情况?

被叫做“黑白郎君”的男人恨坦然地在姚金池起身让开后在她的床头边落座,丝毫不避男女之嫌。

这个称呼、黑白郎君,他们自她醒来后,就一直提起的名字,为何她会毫无印象呢?唔,不过这称呼也太形象了吧。不知道他的名字会是什么呢?

忆无心被男人直勾勾地瞅着,心中渗得慌。眼见亲人就要离开房间了,为了避免和这个陌生男人独处,她只能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开口。

“那个,你是谁呀,我,认识你……吗?”

——我,该认识你吗?

听此,他们的脸色骤然变化,不由地倒吸一口气。其中,以黑白郎君的神情最为、意外。他微微动唇,像是开口欲说什么;又或者已经气煞了消磨了几分理智。

本来和亲人说得好好的忆无心面对着后来进来的这个男人,突然变得一脸茫然无措,两手抓着被褥紧张得不像样。她害怕看到这个人……没有任何原因。她的记忆中有亲朋友好一干人,却唯独没有眼前人。

可是从金池阿姨和银燕大哥的反应观来,他是她非常亲密的人。

只有她,能够如此于他身侧,也只有他,能够如此于她毫不避嫌。

那份意外只在黑白郎君脸上停留眨眼时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不消一会儿,他又变回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了。也就那么一瞬,恍惚错觉。她的错觉,他们的错觉。

有点可怕。

她怕。

屋内无风,她却看到他的衣袂飘飞。

忆无心抱着被褥下意识往角落缩去,“你……”这么一动,肚子却传来了一点疼疼的感觉,她只好小心地改为捂住肚子。

“忆无心。”

他的声线异常平和,他的情绪异常平稳,他的反应异常平静。

一切都异常。

“——你,再、说、一、遍?”

只是,他把每一字都咬牙切齿地说出来而已。

只是,他的每一字换来伊人茫然的回望而已。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窗台边的诗集被风吹开了书页,风过的安静之后,夹在其中的纸条垂落了,页面则是缓缓停留在某一页。

第一页。

那代表了,最初的思念。

 

 

 

评论(1)
热度(26)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