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造成了如今的局面,某也并不后悔当时的选择——这话不是骗人的,也没有自欺的成分。要真说有点过不去、直到现在都很难放下的,是累及了友人。

+

【金光】天地不容(藏温)

*@慎独 小伙伴的点文

*CP:藏温

*文笔拙劣,能力有限,人物和情节存在崩坏之处;偏题有,CP感较淡……然后某在这篇点文里带了藏心的亲情,如果有小伙伴看到熟悉的地方,那是因为部分内容同《缺席》(藏心亲情文)相关


他说,他与天地互不相容。

可是。

那仅有几个被他放入心底的人,却都在这个天地里。


天地不容 

藏镜人X神蛊温皇


——所以,那个时候的无心……就是这样想的吗?

没有人知道藏镜人是用着怎样的心情说出那句话的。

神蛊温皇看着在自己身边低头沮丧的小姑娘,无奈地摇摇头,也不发一言。并非是温皇不擅安慰人,而是他知道忆无心想听的话,都是他的违...

+

自从白天刷到一条微博后,看到那个视频里的小哥哥,就,一直想看,黑白郎君,和,藏爹,跳,钢管舞(捂脸

想象那个画面,矫健的躯体,流利的线条,伸展,动作,相互交错着搭配,展现出非凡的力量和美感——

艺术啊。

这么说来,其实他们好像也适合跳芭蕾……

+

点文

因为一些事情导致弃文好久,但后来发现一段时间不写就手生得可以,就想用短篇来练手一下。

如果有小伙伴不嫌弃的话可以来点文哦。开放三篇点文,只需要点一个CP(不重复)外加给某一个题目或一句话就好;就是与之前不同,这次点文不接受指定内容,所以写出来的文可能会存在很大的落差就是了。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理呢……

+

一开始,活人是比不过死人的,因为他死了;

到后来,死人是比不过活人的,因为他死了。

+

【金光】错的人(白心/恨心)

*《我本人》后续

*文笔拙劣,剧情莫名,有烂尾


他曾经放弃一切只为她的安好。可是当他看到女孩脸上早已无法掩饰的黯淡神情时,心里传来的钝痛让他明白,他曾经所放弃的一切换回了的只是她的安好,却无法挽回她的笑貌。望着那一片蔚蓝的天际,他突然变得茫然。他茫然,茫然到无措,无措到惊慌。

那是一种很陌生的情绪。

明明他和她之间并未将那份期待表白丝毫,只是任由心底的那一抹微弱的情愫生根发芽,然后对这样的发展视若无睹。一个已经没有未来的人,不该继续影响生者,不论是哪一方面,他都应该让她将自己淡忘,然后重新地寻回最初的笑容,而非像如今一样,将他记于心底,恍若魔障似的,陷入...

+

【阴阳师手游】夏祭、夢花火

昨晚本来是在码一篇短打的贺文,但是想着连连小哥哥就爬上游戏去瞅了几眼,瞅着瞅着,越瞅越觉得连连小哥哥(的设定)怎么这么好,这么温柔,就去重温他的故事和外传……然后,某就玩起来了。

本来想写双龙CP的,但后来变成连连小哥哥中心了……


 【阴阳师手游】夏祭、夢花火


(若是,能够一直、一直继续这样保持下去就好了。)

“一目连大人!”

远处传来了古笼火的声音,那是这座神社中,他唯一能够听到的叫唤了;也是呼唤着自己的声音。一目连偏过脸,望向对方的目光是一如以往的温和。“怎么了,古笼火?”他的嗓音轻柔低沉,像是夏夜穿过林间的微风,驱散了浮在心头的烦躁。...

+

今是七夕?那晚点来更文……

话说想看哪篇/哪对CP的更新?

还是撸一发短文?

+

牢骚

心灰意冷了,是很难再次动笔。
记得以前有个喜欢的作者,每一次重新看她的文都会鼓起勇气笨拙地写几句话,哪怕是再随意不过的感受——可是这时候说得已经晚了,她已经不写了,或者说她已经不想写了,提不起劲头写下去了。
不是消失,也爬墙了吧。
同样身为写作者,某能够深刻明白这种感觉。它不是一时造成的局面,而是逐日累计成的结果。
晚了,就真的留不住了。
至于那个故事的结局,就成了一个遗憾。虽然自己也有脑补过后续,但作者原定的结局却是再也无法得知了、无缘得知了……尤其是对冷圈里那屈指可数的长篇而言,很可惜的。

伶人:

身為寫作者,這真的不能再同意了。
冷圈沒回應容易心灰意冷,所以我從來不做什麼“一定會寫完”的承

+

【随笔】建国以后不许成精

晚上回家的路上,在昏黄的路灯下,我遇到了一只猫,一只很眼熟的猫,一只眼熟到像是友人家养的猫。

那是一只黑白色的猫。

友人转去上海的医院进一步治疗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们大概有一个多月没见面了,所以,当我盯着在我脚边打转的这只猫时,我还真是不确定它的身份是否如我想的那样。可能不是,可能是。

毕竟我只见过它一两回。

友人的身体自我们相识起就一直不好,对方也曾打趣地说过,说能够顺利高中毕业也是神奇,更何况读了大学。按理说,家里面是不会同意养猫的——这并不利于友人的情况。

所以当我某次去对方家中探望,还没见到人就先听到了一声轻轻又轻轻的喵叫时,我愣在了门关处,直到一道小小的身影从我面前晃...

+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